2016年8月11日 星期四

誰說台語?

「請問您的母語是哪一種語言?」中山學生有高達77%回答華語,22%回答閩南語,僅有0.7%回答客語,完全沒有人回答原住民族語(或許是抽樣正好沒有抽到原住民)。在中山大學,幾乎可以說僅剩少數人認為他的母語是閩南語或客語。

雖然基本調查的母語題組包含閩南語、客語、原住民族語,由於後兩者幾乎沒有樣本回答,因此接下來本篇文章僅針對中山學生使用閩南語的狀況進行討論。

(1)認同不等於使用

基本調查的語言題組其實有兩題,一題問「請問您的母語是哪一種語言?」另一題問「請問您在家裡最常說哪一種語言?」題目看起來很像對吧?但一題其實在問「認同」,另一題在問「使用」,因為母語牽扯到的往往是族群認同或根源認同,與是否經常使用該語言不一定能畫上等號,甚至有的人不太會說閩南語/客語/原住民族語,但是對此語言有強烈的認同歸屬感。從下面的圓餅圖就可以看出這種情形。





首先看上半部,這是透過兩道題目交叉出來的結果,灰色/綠色分別代表母語認同是華語/閩南語,顏色的深淺則代表在家常/不常說閩南語。正如筆者所說,認同跟使用不能畫上等號,那群認為閩南語是母語的同學,其實有一半在家裡根本不常說閩南語呢!有11%的人其實在家是使用閩南語的,但是並沒有認為閩南語是他們的母語。

高達78%的同學認為母語是華語,難道中山學生父母是閩南人的比例較低嗎?其實他們的父母有63%都是閩南人,也有25%至少一位是閩南人。


若以10年為一個世代,民國五〇年出生後的世代,幾乎每一個世代閩南語使用率就降低10%左右,到了八〇世代只剩下39%。中山學生在家說閩南語的比例比同年齡層更低,只有21%。



  

(2)家庭背景使用閩南語的情形

中山學生比台灣社會更低比例使用閩南語的情形,大概跟社經背景有關,〈誰是中山學生(一)〉就發現中山學生父母的社經地位遠高於台灣社會,而過去國民政府強制推國語(華語)的政策,加上對方言的污名,使得現在閩南語大多在基層社會繼續流通。因此分析使用閩南語學生的父母社經地位,可以發現明顯低於沒在使用閩南語的學生。


(誤差長條圖閱讀方法請見〈由你玩四年:中山學生學業與用功之分析〉

但是用社經地位分析語言的使用還不夠,因為社經地位沒有考慮到階級的分野,階級的區分主要是透過有/無生產工具,以及生產的規模、技術,這是社經地位無法測得的,而生產方式的不同也往往影響語言使用。



看來自雇者與小雇主這些小公司的老闆,特別愛用閩南語做生意,也使家裡使用閩南語的比例較高;而資本家與新中產階級的家庭,是最少使用閩南語的。

(3)地區使用閩南語的情形


除了家庭背景,另一個影響閩南語使用的重要原因就是地區,相信讀者大概也有經驗,到了北部聽到用閩南語溝通的機會就明顯減少。2010年台灣人口普查有調查家中語言的使用,《地圖會說話》將它會製成圖(如上圖)。而中山大學基本調查樣本數太少,不可能繪製出像上面那張圖,僅粗略的分中南北東(註釋1)四個區域。



人口普查台北家裡使用閩南語的人僅25~50%,大概是「瀕臨絕種」,而住北部常講閩南語的中山學生,可以說是幾乎是「滅絕了」。

(4)閩南語的未來?母語的未來?

這篇文章雖然大多在討論中山學生閩南語的使用,但筆者更想讓讀者意識到的是:閩南語、客語、原住民族語這些方言母語,在世代交替過程中逐漸消逝的危機。2014年的台灣社會變遷調查有這麼一題「我們應該在家裡教小孩故鄉的方言。」有高達95%的受訪者同意,甚至問「學校的老師可以用台語教課」也有72%的人同意,大家都同意學鄉土語言是一件十分「政治正確」的事情,但是在2013的社會變遷調查,當題目換個問法「請問在家裡,您希望你的小孩在家跟你說什麼語言?」結果卻如下。



不分世代大家都很認同小孩應學會「故鄉的方言」,但年輕世代的人們卻又希望用華語溝通,於是乎不論是母語的認同或使用,漸漸降得更低了,照這個速度,說不定在筆者的有生之年,就會看到非華語的母語認同在台灣幾乎消失。


(撰文者:張育誠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註釋1:東部的樣本數很少僅11個,統計價值不大,比例看看就好。

1 則留言:

  1. 這篇文章雖然簡要,已經把台灣語言社會學的重點點出來了,相當重要的研究。請問正式發表了嗎?

    回覆刪除